NULL

 

真 爱 的 道 路 永 不 平 坦

Love Will Find A Way(01)

Love Will Find A Way

 

疯狂动物城AU,请配合 @豸苗口即 姑娘的图(这里)食用~



CP:Chris Evans × Sebastian Stan

Steve Rogers×James Barnes

Johnny Storm ×Jack Benjamin

Colin Shea×TJ Hammond

Curtis   ×  Ben

 

 

 

作为一只浣熊,Sebastian从小就一直生活在远离大都会的,毗邻一条清澈小溪的乡村里。

 

 

这里是浣熊洞,以盛产橡树子出名,建立于茂盛的橡树林里的乡村在白天总是安安静静的。因为浣熊大多数都是夜行动物,因此午夜过后才是狂欢的时刻。

浣熊们在凌晨把橡树子收集进袋子里,在清晨时统一拿到河边清洗。不算太宽的小溪边一下子聚集了上百只在洗东西的浣熊的景象确实挺壮观的。

 

然而小小的Sebastian心中却藏着一个梦想——他要成为一个警察!

 

然而过于和谐的浣熊村里似乎并不那么需要警察。只能容纳两只浣熊那么大的警察局缩在一棵结不出子的老橡树里,而且有一半还被用作仓库了。

 

“不用担心,亲爱的,这个世界上肯定有某一个地方需要作为警察你,也当然会有那么一个人在等待着你。”

 

在父母的支持下,小小的Sebastian每天努力着,锻炼身体,学习作战技能,以及最重要的——调整自己作为浣熊的夜行性习惯。

然而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每天经历倒时差的小浣熊除了锻炼出厚实的肌肉外,毫无疑问地也锻炼出了大大的黑眼圈。浣熊洞里的浣熊们都知道这位励志成为警察的浣熊青年,小孩子都喊他‘黑眼圈警察哥哥’。

 

 

终于,在一个橡树子丰收的秋季,Sebastian成为了浣熊洞里第一个接到来自都会警察局调度通知的警员。

 

坐上前往都会的火车,离开家的那天,牵着父母的手的Sebastian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成为一个能帮助到其他人,就像自己父母那样友善,能够激励他人实现梦想的人。

然而生活却并没有那么简单。

 

“你好…我是从浣熊洞那边新调过来的警员,我叫Sebastian。”

 

负责前台的是一只戴着耳机衣领挂着墨镜的羊驼,他似乎是沉浸在音乐中了,关顾着扭脖子扭屁股扭尾巴,就是没注意到在桌子的另一半站着的Sebastian。直到浣熊敲了好几下桌子,羊驼才反应过来。

然而在看清楚来者的下一秒,羊驼猛地跳上长桌,拿起连接着电脑的麦便用带着浓厚RAP气息的语调吼了起来。

 

“我的天——各位同事早上好,还记得一个星期前Fury局长说要调一只浣熊来总部么?这竟然是真的!!!”

 

一瞬间,宽广的大厅里响起各种惊叹,而抱着双肩包的Sebastian自然而然地便成了围观对象。各种高大的动物围成一个圈,你推我挤地瞅着浣熊那大大的黑眼圈,都表示自己是第一次见到浣熊,而那位名为Sam的羊驼甚至还拿起来手机和他一起自拍,并第一时间发布到Clawbook上。

就这么一路求握爪求捏脸求合照地挪到会议室,所幸的是他在局长进门的前一刻坐到了椅子上。好吧,虽然他选了最后一排的边角位,但会议室里的目光还是如看到胡萝卜的兔子般紧随着他的一举一动。

 

被这么多的大型食肉动物盯着,Sebastian只能故作镇定地把背包垫在椅子上(不然前排的人只能看到他的尖耳朵),并抬头挺胸努力使自己显得强悍有力。

 

会议室里还在议论纷纷着,戴着单眼眼罩的大角水牛Fury还在打电话。会议室的上方的电子钟刚显示时间为九点整,整个会议室忽然像是被静音了一半,前一秒还在掰手腕的警员们个个都正襟危坐。Sebastian咽了咽口水,连忙把三明治藏到抽屉里。

几秒后,门被推开,一只穿着整齐警服的狮子走了进来。他保持着目不斜视的姿态大步走向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紧拧着的眉带着自信的英气——这就是所有警员都知道的传说级人物,被誉为队长的Steve Rogers!

 

Sebastian勉强忍住上前求签名的举动,默默地掏出手机偷拍了一张。

 

然而他举着手机的爪子刚放下,手机却被忽如其来的一只银色的爪子拿走了。浣熊吓得惊叫了一下,抬头却见一只绿眼睛的黑豹正蹲在窗框上看着他,估计是正准备从窗口条进来,却正好逮住了Sebastian的偷拍。

 

“…你就是那浣熊?”

 

有着金属手臂的黑豹轻巧地跳到地上,他那样庞大的身躯在碰到地面时却没有任何声音,简直像一个杀手般。好不容易反应过来Sebastian连忙伸手想要抢回手机,可黑豹却用长长的尾巴卷住手机,愣是不让他拿到。

这是在欺负新人么?!虽然怎么说都是自己偷拍是不对的,但欺负人更是不对!

 

Sebastian龇了龇牙从椅子上站起来,冷静地分析着对方尾巴扭动的规律。随后在看准对方放松警惕的那一刻,浣熊猛地按住桌子倾身一跃,随后顺利地夺回了自己的手机。

原本死寂般的会议室发出一阵惊叹,随后便议论纷纷起来。浣熊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摊上大事了,连忙卷起尾巴瞄了瞄眼前高大的黑豹,可对方冰冷淡漠的脸上却忽然勾起一丝笑意,随后说了句‘不错’,便抓着浣熊的后衣领把他提到了前排。

 

黑豹驾轻就熟地坐到了狮子隔壁,并理所当然地把Sebastian夹在了他们两人之间。浣熊在心中暗自喊着‘哈列路亚’,却见那位警界偶像Rogers队长向他伸出了爪。

 

“你好,我是Steve Rogers。这位是我的挚友兼搭档Bucky,抱歉他测试新人的方式比较奇怪,希望你不要介意。”

 

而Sebastian只能战战栗栗地回握爪,并小声地回了一句‘我是Sebas…’

 

“好了,那边闲聊的给我安静。今天我们这里来了一位新人——不过我没兴趣提。现在开始分配工作——Romannoff警官,Barton警官,负责热带丛林区的卧底。”

 

一只身材妖媚的蹬羚与隔壁的驼鹿应声而起,往前接过Fury局长的手中厚厚的文档便走了出去。接下来的几位警官也是一样,但无论是剿匪侦查追逃还是卧底,一个个厚厚的文件袋被拿走了,Sebastian还是坐在那里。

 

“接下来…新人!”

 

“在!”

 

被点名的Sebastian连忙跳起来,三步并两步地走到讲坛。高大的水牛低头大量了几秒这位满眼期待的新人,随后从爪子上拿起了一个东西递给他。

Sebastian连忙接过,低头一看——是一台罚单机。

 

“你负责夜晚Zrooklyn的违章停车问题。”

 

额…也就是,交通警。

 

“可是警官,我已经通过白天执勤的测试了,请让我也像其它警官那样去追逃…”

 

“这是命令,不想干就滚蛋!”

 

局长的大鼻孔喷出两道热气,留下这么一句就收拾东西走人。Sebastian回过头望向坐在前排桌子上的两位前辈——黑豹正懒洋洋地打着哈欠,狮子给他做了个‘好好加油’的手势。

 

 

 

好吧,虽然是交通警,但交通警也是警察啊!开罚单也是保护城市安全的重要举措!

 

握着手中的罚单机,浣熊挺起胸膛大步走出警局,随后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公寓——补眠。好的睡眠才有好的工作状态嘛。

 

 

Zrooklyn是Zootopia动物种类最多的地区,而作为老城区,这里的道路规划并不十分理想。Sebastian在才刚上了几个小时的般就已经开了接近200张罚单了,这样他有点感慨自己在故乡连小车都很少见一台的情景。

 

再过十五分钟就是下班时间了,Sebastian一边驾轻就熟地给一台超时停放的小车开罚单,一边盘算着买点苹果做奶酪三明治吃,转头却看到不远处一辆停在残疾人停车位上的SUV正打开门,却不见有人从里面下来。

恩…?明明之前那里是空位的啊。Sebastian扯下罚单放在了那辆小车的挡风玻璃上,随后打开电筒走向了那辆SUV。

 

“喂——里面有人么?”

 

他敲了敲驾驶位的窗户,没人理。Sebastian只能转到车门开着的那一边,用电筒一照——车后座上正趴着一只狼。

 

“嘿——先生你醒醒!”

 

Sebastian连忙推了推车里的人,还好还有气息,似乎只是昏过去了。他又看了看驾驶位——钥匙正好好地插着,但却久久都不见有人来。

浣熊揉了揉自己的腮帮子,脑海中浮现出无数个可能发生的事件场景,但似乎没什么帮助,可总不能就这么把这个可怜人扔在这里啊。

 

 

“这个…也算是锻炼之一…吧?”

 

 

 

 

 

Chris是在一次休克般的睡眠中醒来的。

 

连续通宵了三个晚上让他的体力消耗到极致了,感觉陷在被子里的爪子都不听使唤了。话说床被子真舒服啊,还带有淡淡的阳光与柠檬混合的气息,与自己床上那好久没晒满是霉味的完全不同… …

 

恩…诶!!!

 

狼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跳起来,而他的举动立刻把不远处躺在沙发上的浣熊吓了一跳。原本就塞在窄小的沙发上睡得歪歪扭扭的Sebastian一翻身便咕咚一声掉到了第三。

Chris发誓他看到掉到地上后浣熊身上那松软的毛发还让他反弹了一下。

 

“你醒了啊!”

 

看到还坐在自己床上一脸迷茫的狼,Sebastian连忙开心地跑过去,在确定对方只是没睡醒后大大地舒了口气。

 

“你昨晚睡在车后座了,而那辆车的车门竟然还开着车钥匙也没有拔!这位先生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的啊!作为一名交通警我必须提醒你这对你的人身财产安全十分不负责的行为,按照Zootopia最新交通法第三章第十五条我必须对你进行安全教育…”

 

浣熊还在那里自顾自地说着,往前没注意到狼望着他的眼神变得深邃了起来,甚至还带着莫名暧昧的神色。

 

“…因此,请你下次注意行车安全,毕竟Zrooklyn今年来抢劫案的数量并没有下降,明白了吗?”

 

终于完成了一轮解说的Sebastian深呼吸一口气,时间已经是中午了,把这位狼先生带回家便忙着给替对方收拾物品的他连早餐都没吃,现在早就饿了…哦,对哦,差点忘了很重要的事情了!

猛然醒悟过来的浣熊连忙跑出房间,在一阵混乱的声音后终于抱着一堆衣服走了进来。

 

而这时Chris才发现自己藏在被子下面的身体凉梭梭的。

 

“…我把你扛上楼时你忽然吐了一身,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楼道收拾好的。”

 

Sebastian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上的衣服递给床上的狼先生,Chris在看到自己那还带着沐浴露气息的内裤时,嘴巴张了又合上,随后终于忍不住问了句。

 

“这是…你洗的?”

 

“嘿——别以为浣熊就只会洗东西好么?现在难道还有人不会用洗衣机和烘干机!”

 

浣熊有点不满地鼓了鼓腮帮子,狼先生只能在一旁默默地把自己的衣服床上。Sebastian趁着对方熟悉时把冰箱翻了个遍,但很无奈的是里面并没有食物。

 

“唉…我的室友把我的存货都吃完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吃午餐…”

 

浣熊刚说到一半,抬头正好看到狼先生从浴室出来。不得不说,稍微洗了把脸的狼先生看起来顺眼多了(起码没那么像流浪汉),他身上穿着合身的休闲西装,从领口露出的一大团丰满的棕色毛发显得十分性感。

啧啧,果然是在城市里长大的人啊。暗自感慨了一下自己衣柜里唯二的两套衣服,Sebastian决定暂时把‘赚到第一笔工资就要去吃大象巨无霸披萨’这个愿望延后一下。

 

“嗯,可以啊…只是,你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我的Apad?”

 

“咦?没有哦!怎么,里面有有很重要的东西么?是不是在我找到你之前被别人偷走了?!天哪,肯定是这样,你你你快和我回警局一趟吧!”

 

这么说着的浣熊警员也不管对方愿不愿意,抓着狼先生的手就往楼下跑。浣熊的爪子有着长长的指甲,看起来视乎很疼,但对方握住自己的手掌却是无比柔软的。

Chris任凭着对方拉着自己跑下楼,秋季凉爽的风吹过马路。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浣熊警员一脸紧张摆弄着对讲机。他甩了甩尾巴,努力使自己保持一个正直君子的模样。

 

 

世界从黯淡无光变为五彩缤纷——他恋爱了。

 

 


“哟吼——真不愧是我们的浣熊新人!第一天执勤就带回了一桩大案子啦!”

 

Sam在那边把蹄子拍得嗒嗒响,Sebastian只能无奈地表示他其实是负责开罚单而不是执勤,顺便给隔壁的狼先生回以一个抱歉的表情。Chris在摇了摇头,眼睛却一直盯着浣熊那有着一簇卷曲毛发的后脑勺,尾巴偶尔欢快地甩两下,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丢失了贵重物品的失主。

 

“说起来那部Apad里面有什么重要的资料么?”

 

Sebastian转头这么问着,Chris愣了愣,随后淡淡地回答着‘有重要的文件’。而他的话则是使浣熊警员更加心急了,连忙抓着Sam的衣领让他快点进系统的资料库查摄像头,羊驼警员无奈表情他没有那个权限啊…

 

还好,救星及时赶到。

 

“我靠——我是无辜的啊!”

 

从大门处被扔进两只被铐着手铐的鬣狗,其中一只还在憋憋不休地嚷嚷着,结果才骂了没几句便被塞住了嘴巴。Sebastian定睛一看——那是一块金砖。

 

“如果你能把你们抢来的这些赃物都吞下,我可以考虑给你翻案。”

 

黑豹抽回着拿着金砖的手,有着金色毛发的狮子紧随其后叮嘱着‘Bucky我们不能对犯人动粗的’,但把两只鬣狗提起了丢向审讯室的手劲却一点都不小。

 

“Steve他今天咋了?很少见他那么生气诶。”

 

Sam这么问着,James伸出爪子把他放在办公桌上的薯片抓走一大把塞进嘴巴里,随后才不紧不慢地回答着‘那两个混蛋在逃跑时闯进了小型啮齿动物的居住地,把地方搞得一塌糊涂,还差点弄伤了一群小朋友’。

羊驼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音调,随后表示那两只鬣狗死定了。

 

“你们这里是什么情况?”

 

James用余光瞄了瞄这浣熊和狼的组合,绿色的眼睛瞅了瞅Chris身后那不停晃动的尾巴,后者连忙让尾巴停了下来。

 

“这位先生他——额,不好意思,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Chris,Chris Evans。”

 

“这位Evans先生的Apod在昨晚疑似被偷了,我想查一下监控录像…只是我并没有那权限…”

 

这么说着,浣熊沮丧地垂下来眼帘。他那蓝绿色的眼睛看起来是在过于可怜巴巴,一豹一狼同时咽了口唾沫,Chris正想说‘我家里还有备份’,可James却早了一步。

 

“跟我来。”

 

他们乘坐电梯到五楼,一打开门,Sebastian便被眼前这宛如科幻大片般的设备吓了一跳。整个房间里充满了各种触控式屏幕与机械手臂,以及散落在地上的甜甜圈与咖啡外卖盒。

 

“Stark,在么?”

 

James往里面喊了一声,宽广的研究室里响起回音。正当Sebastian怀疑大概没人在时,距离屏幕最近的一堆资料忽然震动了一下,随后一只龙猫从资料下方的甜甜圈盒子里走了出来。

 

“我才刚睡了五十分钟,你们还有没有人性…等等,好像是十五分钟才对?”

 

龙猫摸了摸他那留着颇有特色的小胡子的下巴,这么问了一句,从音响里便传出一个带着标准英音的声音。

 

“准确来说是十四分零六秒,先生。”

 

“有紧急案件。”

 

紧随其后就是龙猫几度不满地跺脚甩尾把桌子上的资料全部踢了下去。可黑豹却没管那些,我行我素地走到屏幕旁边,往对话框里输入了一堆代码,随后转身望向Sebastian。

 

“时间。”

 

“大概是凌晨四点以前发生的事。”

 

浣熊也往前几步跑到显示屏前面,几人望着监控画面不同快进慢退着,忽然到了某个画面时,Sebastian喊了声‘就是这里’。

James看了看上方的时间——三点四十五分,距离Sebastian来到事发地的十分钟前,那辆SUV正逐渐驶入了监控摄像头的范围内。

 

那时是凌晨,而车的后座方向正好似监控的死角处,摄像头只能模模糊糊地拍到一个黑色的脑门打开了驾驶位的门,而从副驾驶门里又走出一位金发的羚羊美女。那个黑色脑门随后打开了车后座,似乎翻找了一会,随即便拿着一台疑似Apad的东西离开了。

 

这算是熟人作案么?在座的几位警官脑海里都浮现出同一个问题,随后浣熊侧过来望向隔壁狼先生,问道。

 

“这是你认识的人么?”

 

狼先生摇了摇脑袋表示不记得。不过Sebastian却很快找到了突破点——那个黑脑门身上的外套似乎印着某个不寻常的图案。

 

“Jarvis,把那片区域给我放大。”

 

几秒后,黑脑门衣服上的图案就被放大十倍,并通过电脑分析得到了清晰的画面——一个红黄相间的爪印,下面写着‘Mackibar’。

与此同时,狼先生的脸上露出了一个了然于胸的表情,随后低头拿出手机,按下了一个电话。

 

“哟——Chris你起得还真早啊!我还以为你会想平常那样睡死过去一整天呢。”

 

那边传来的带着Rap调调的话语十分耳熟,Sebastian表示他十分确定对方是只羊驼,不要问他为什么,反正就是。

 

“Antony,你是不是把我的Apad。”

 

狼先生发出一声咬牙切齿的闷哼,而那边却不以为然地笑了起来。

 

“是啊——我都说了工作室那边等着用嘛,所以就先拿走了嘛~”

 

“…然后就领着美女把我丢在插了钥匙开着车门的车上对么,而且那还是我的车。”

 

电话那头的笑声随即戛然而止,就在Chris正准备把他蓄藏已久的怨念一次性吼出来时,电话被挂断了。

 

 

“所以…你们这单‘紧急案件’需要去档案室入档么。”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我那朋友就是这样的——天生的编辑,有了稿子不管人命。”

 

 

还好最后还是James动用了他的权力与拳头搞定了一切,Rogers队长看了看满脸愧疚的一狼一熊,最终还是仁慈地表情不会追究责任,希望Sebastian下次能先向他说明情况再做下一步决定。

Chris看着隔壁一脸阴晴不定的浣熊,满带歉意地这么说着,Sebastian连忙摇摇头表示这没什么,东西找回来了就好。

他那不只是天生还是后天的浣熊黑眼圈因为笑容而快把眼睛淹没起来了,咧开的嘴角带着真诚的笑意,这让被爱神之箭射中狼先生不由地再次大力晃动起尾巴。

 

“话说…你喊你那位朋友是‘天生的编辑’,那你是做什么的啊?”

 

“恩?我没说过么——我是个作家啊。”

 

狼先生这么说着,在对方惊讶的眼眸中缓缓露出微笑,随后伸出爪子抚上了浣熊毛茸茸的大腮帮子。

 

 

“而且,如果告诉你——狼对伴侣是从一而终的…如果,如果你不要我了,我这辈子就只能孤独地生活下去了的话,你会怎么回答呢?”


—To Be Continued—


下一章终于写到辣舞兄贵黑豹吧唧哥哥了~请期待!


评论(11)
热度(205)

© NU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