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LL

 

真 爱 的 道 路 永 不 平 坦

只是一个魔幻AU(01)

CP:Steve Rogers×James Barnes

   Chris Evans × Sebastian Stan

   Johnny Storm (Evans)×Jack Benjamin(Stan)

   Colin Shea(Evans)×TJ Hammond(Stan)

   Curtis(Evans)×Ben(Stan)

 

 

 

 

相传在古早之时,万物诞生之际,埃文斯坦森林里有着两位守护神——狼神Steve与鹿神James。

狼神与鹿神互为伴侣,他们视彼此为灵魂所残缺之事物,世间唯一之归属。

 

但由于邪恶之物海德拉的阻挠,狼神与鹿神被施以诅咒——他们无法窥见彼此之身影,无法倾听彼此之言语,无法慰藉彼此之灵魂。

 

狼神的圣物盾牌与鹿神的圣物匕首被分隔两地,盾牌被安放至埃文斯山脉之间,匕首被埋藏于斯坦河流之中。

 

被神明与圣物所祝福的地域诞生出两个极为相似又截然不同的族群——埃文斯国与斯坦国。两国因海德拉后裔挑拨离间,因而纷争不断...

 

 

 

“停停——你们给我等一下,我怎么越听越不对劲啊?”

 

 

坐在长桌一边的TJ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成功地引起了众人的注意。面对十分钟内第三次被打断的尴尬局面,Chris在暗处默默地比了个中指,随后把目光从一沓厚厚的羊皮纸转向坐在长木桌斜对面的人。

 

“额...斯坦国的大祭司Thomas先生,请问你‘又有’(重音)什么不满呢?”

 

穿着属于尊贵大祭司绛红色外套的TJ晃了晃搭在长桌上的腿,桌子对面来自埃文斯国以Chris为首的一众参谋不由地汗颜了一下——这就是哪门子的神职人员啊,怎么看都像个宿醉未醒的酒鬼。

可听出Chris言语间不满的TJ却依旧不为所动,拿起手中与Chris一摸一样的演讲稿,在首页把除去第一段以外的全部狠狠地画了个大交叉,随后又翻了一页,再画了一个同样大的叉叉,直到把整整五张羊皮纸厚的稿件都划了一遍,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甩手把演讲稿丢给了Chris。

 

埃文斯国的第二王子殿下兼参谋长Chris先生看着自己要死要活地码了几个通宵的稿子,被删得仅剩下两句话,忽然觉得一口老血涌上来——你特么这是耍我么?!咱们不要和平不要庆典了赶紧来战吧!!

 

不过对方好歹也是斯坦国的大王子以及德高望重的大祭司外加咏唱者,Chris自然不敢这么说。

但看着只剩下‘那么现在让我们以热闹的庆典来在祝愿两国永久和平,埃文斯坦森林永久繁茂。’的演讲稿,与隔壁对他寄予期望的属下们,只能硬着头皮开口道。

 

“那个...我们当然尊重你的决定,但作为历年庆典的策划人,我与我的参谋团队都认为修改后的演讲稿稍有不妥——”

 

他的话虽然说得委婉,但眉眼间的怒气还是挺明显的。TJ挑了挑眉,鼓着腮帮子嘟囔了几句抱怨的话,拿起桌上的酒瓶又喝了一口,再次低头把稿件审视了一遍,最终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你也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吧,看起来还是能沟通的嘛。可就在Chris表示心里好累但甚是欣慰时,TJ却重新拿起笔,在第一段狠狠地画了个大叉叉。

 

“第一段可以保留,但我们鹿神的名字必须排在狼神前面。”

 

这么说着,还像是怕Chris他们不理解似地,拿起笔把两位神明的称呼都画了对换的小箭头,从口袋里掏出应有家族纹饰的印章,站了点酒,在Chris还未来得及阻止之前便一脸自豪地稿子盖章。

盖了章子,就表示同意。表示同意了,就不能改了。

 

 

Chris看着那描绘着鹿角、苜蓿草与河流的红色图案,忽然觉得两眼一黑,通宵了三个晚上的脑袋终于意料之内的停机了。

 

 

 

 

“我们斯坦国的派对哪有那些让人想打瞌睡的东西啊,每次开幕致辞我只需要拿着一瓶蜂蜜甜酒走上舞台喊句‘让派对狂欢起来吧!’就了事了,庆典的意义不就在于让人们玩的开心么?所以我说那个大胡子参谋长分明是在找茬!”

 

 

Sebastian刚把自己的马匹牵进马厩,就看到TJ一边嚷嚷着一边走出会议室,看起来是没吃早餐饿得发脾气了。他连忙不解地迎上去,把松软可口的面包递给他的哥哥。

喝了一肚子酒正愁着饿得慌的大祭司先生连忙乐呵呵地接过面包,揽着自己的弟弟打算回家,却被Sebastian拉住了。

 

“你是说Chris么?可是我觉得Chris他是个好人啊,他这么做或许有他的原因...”

 

“什么原因?我看他就是觉得他们埃文斯国作为主办方所以特了不起,所以事事都想我们迁就他们——以鹿神之名我才不会让他们得逞!”

 

TJ嚼着面包,手舞足蹈地比划着要如何狠狠地踢埃文斯家族的人一屁股。作为斯坦国的执政官,Sebastian只能一边安慰着自己哥哥一般把担忧的话语和面包一起藏进肚子里——庆典活动是由大祭司主持的,由不得他这边插手。

 

而且Chris肯定能搞定的,他相信他!

 

带着这样对自己恋人的莫名自信,Sebastian也尝试一如既往地放松心情享受即将到来的庆典。可是他们的马匹还未牵出马厩,从埃文斯国的宫殿里便传出急促的摇铃声与呐喊。

 

 

“不好了——Chris大人被斯坦国的大祭司气晕过去了!!”

 

 

 

 

“哈哈哈哈能把二哥气晕过去?这可不是一般的有能耐啊!!”

 

 

Johnny一边大笑着一般抓起一大把莓果塞进自己的嘴巴,果汁配合着他的话语飞溅着,坐在他对面的Jack连忙把隔壁的大铜盘拿起来挡住——还好没弄脏衣服。

 

“作为埃文斯国的大将军你这么闲真的可以么?一个星期后便是庆典了,你不用带着你的军队练习仪仗,或者去山里捕猎食材么?”

 

斯坦国的国王殿下保持着处变不惊的语气与优雅的姿态放下手中的大铜盘,而另一只手则维持着极快的速度批阅文件。刚开始时Johnny会惊叹对方的专心致志,但事实证明Jack不仅能处理国家大事,还能解决琐碎小事——例如眼前这位总是赖在他宫殿不肯走大将军。

 

“哎呀~我们埃文斯国与你们不同啦,捕猎食材是由另一位将军——也就是我哥Colin负责的,他现在早就带着他的狩猎队进山里了。而且我们军队里没有‘仪仗’的说法啊,庆典时只要像普通民众那样打打闹闹就可以了,哪用仪仗队那种花哨又不实用的东西。”

 

“仪仗队是为了体现王室威严与军队形象所存在的,比你所想的要重要得多——所以,你作为将军之一更需要留守在军队里保家卫国不是么,快骑着你的马回去吧。”

 

似乎终于结束了一部分工作,Jack抬起头望向百无聊赖地趴在他书桌前的Johnny,眯眼露出一个微笑,在隔壁协助整理文件的秘书不由地后背一凉——王宫里的人都知道国王殿下这样礼貌性地笑着是逐客令了。

 

可这位外邦人却不懂规矩——又或者他是故意装作不懂的?谁也不知道,无论国王殿下那俊朗的面庞如何冰冷,Johnny依旧笑嘻嘻地粘着,让王宫里的仆人们不由地再次感慨埃文斯国将军的勇气可嘉。

 

“说起来~你们那位让我们大哥心心念念的小刺客呢?”

 

“Ben他现在是将领之一,负责训练军队。但现在祭典将至,他应该在神殿那边负责监督修缮工程吧——所以,这里没你的事快滚回去。”

 

对于国王殿下再一次的明显不过的逐客令,Johnny却猛地跨过书桌,抓起床上一个枕头放在地上(国王殿下握着笔的手明显紧了紧),随后挨着Jack的椅子坐下了。

秘书在一旁再次默默感慨这位将军的冒险精神。

 

“你现在快回去。”

 

“诶~Jack你好狠心——让我吃个晚餐再走嘛...”

 

 

 

 

在清晨地阳光还未跃出地平线,埃文斯坦森林还处于一片幽暗的迷雾中时,Ben已经出发了。与鹿神生活的日子让他学会了如何在夜晚的森林里选择方向,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迷路。而且今天是周末,是献祭的日子,他必须赶在鹿神醒来前到达神殿。

 

穿过斯坦河,沿着河流的方向逆行,随着河道变窄便会看到一座由大理石建成的方尖碑,上面记录着神明的由来,埃文斯与斯坦两国的战争以及战后两国立下的永久和平契约。

方尖碑的后方是神明的领地,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入,甚至只有像Ben这样的王族成员才能被允许在此献祭——这是为了确保两位神明不被打扰。

 

高耸的方尖碑一共有三个,另外的两个分别耸立于两国的神殿里。神殿供奉着两位神明的圣物,只有在庆典是才能拿出来,是神明保护带着埃文斯与斯坦家血脉后人的信物。

 

Ben一边采食着树丛里的浆果一边赶路,早已习惯在森林里生活的他很快便来到方尖碑前。他放下手中作为祭品的果酱,开始向鹿神默念心中的祈愿。

他当然可以像往日那般把熏制好的火腿也一并奉上,这样狼神便也能听见他的祈愿,但是他今天并不想这么做。

 

他又收到来自埃文斯国的礼物了。这次与以往那些肥壮的奶牛或羔羊不同,实在厚重得让人有点不堪承受。

 

埃文斯国的大部分国土都在山脉之间,山中有一种十分稀有硬度极高的金属,传说与狼神的盾牌是同一种金属制造的,因而被埃文斯国的人尊为圣石,用狼国的语言来称呼则是‘艾德曼’。

 

而含有艾德曼的武器当然是少之又少。目前他所知的也只有大将军Johnny的骑枪,同为大将军Colin的弯刀,参谋长Chris的长弓,以及国王Curtis的巨斧才含有艾德曼。

 

Jack随身携带的骑士剑也含有艾德曼,这是从祖辈便留下来的宝物。

 

但是,现在含有这种武器的人多了一个——就在几天前,他收到了一把来自埃文斯国的短刀。经过Sebastian的详细观察,最终被鉴定为含有艾德曼金属。

 

面对这样珍贵的武器,Ben第一时间便献给了他们的国王,他的兄长Jack。可年轻的国王殿下却笑着摇了摇头——信使已经说了这是给Ben的礼物,而且作为一名优秀的战士他值得拥有这样的武器。

 

可是那把短刀却被他藏进了箱子里。他知道这个礼物是来自Curtis的,与那些奶牛羔羊一般,带着一种怜惜般的补偿...

 

 

“所以呢,你的祈愿是什么?”

 

 

不知不觉地便呆坐了很久,而随着第一道阳光洒进森林里,Ben才惊觉鹿神守时地出现在方尖碑下,正顶着那双巨大的鹿角注视着他,怀里抱着那罐果酱。

即使是王族成员也不能随便打扰神明,这也是为何Ben要在日出前献上祭品。对于自己的冒犯Ben连忙表示歉意,可鹿神James却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随即拧开陶罐,用那只金属手臂挖出一些橙黄色的果酱舔食起来。

 

他们的神明还是那般豪爽不羁呢。Ben带着憧憬的表情点了点头,思考了良久却又实在不知该如何表达此时烦乱不堪的思绪——轻率地说出祈愿是对神明的亵渎,这是会降罪,所以他最终只能摇了摇头,表示自己还没想好。

 

鹿神舔着指尖用那双灰绿色的眼睛注视着他,舌头灵活的卷走最后一点果酱。罐子里剩下的分量不多了,Ben知道James会把剩下的拿回去与狼神分享,只是鞠了个躬,随后离开了。

 

望着远去的金发青年,James眨了眨眼睛,身上披挂着的破碎的黑色衣物被林间的晨风拉扯着。

而当那阵忽如其来的晨风骤然停止时,身着盔甲的狼神Steve便出现在他身边。

 

“几个月前Curtis来过像我询问‘赠与挚爱之人的礼物’,我给了他指引,但现在看来似乎给Ben造成困扰了?”

 

Steve这么说着,伸手触碰着James及肩的棕发,细致而认真地替对方梳理着,像是在照顾一件世间难得的珍宝般。

 

“你做得没错,Curtis没错,Ben也没有错。”

 

James用指尖从罐子里挑出一块沾满酱汁的果肉含在嘴里,侧过脸望向他的伴侣,而Steve则是带着无奈又满足的苦笑轻轻地吻上对方。

唇齿相揉,那块果肉最终落进了Steve的肚子里。

 

“一切看起来错误的事物,只是还没达到恰当的时机而已。”

 

James这么说着,提起罐子‘呼噜’一声便把剩下的果酱倒进嘴里。Steve在旁边一如既往地叮嘱着他不要吃太多甜食,远方传来鹿群奔跑的蹄音。他放下罐子,用舌头舔了舔自己嘴角残余的果酱,又昂起头舔了舔对方嘴角残余的果酱。

 

Steve的嘴角勾起笑容,伸出手托着对方长着长角与垂耳朵的后脑勺,却不知自己披风下方的大尾巴早已哗啦哗啦地甩个不停了。

 

 

有一阵晨风刮起,连带着落叶与野花,随着方尖碑旋转而上。森林中响起鹿鸣,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如附和般的狼嚎。

连绵的野草如海浪般摆动着,一个空空的陶罐被落在了草丛间。

 

 

 

一切似乎从未发生过。

 

 —To Be Continued—

评论(6)
热度(95)

© NU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