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LL

 

真 爱 的 道 路 永 不 平 坦

神盾海洋馆育儿工作报告(上)

神盾海洋馆育儿工作报告

 

CP:Johnny Storm × Jack Benjamin

      Chris Evans × Sebastian Stan

        Curtis    ×     Ben

     Steve Rogers × James Barnes

     Colin Shea   × TJ Hammond

 

 

 

五月,因为Stark企业的例行年会的来临,神盾海洋馆内弥漫着一种让人提心吊胆的低气压,并伴随周期性狂风暴雪。

 

 

由于环境过于恶劣,导致大部分饲养员因为胃痛失眠甚至间歇性抽搐吐白沫,纷纷打报告休假后,Steve最终宣布休馆半个月调整,直至年会结束。

 

一般企业的年会都在年末,Stark也一样。所以这次开在初夏六月的年会主要参与者都是Tony名下的慈善基金会或奖学金项目什么的,其中也参差着几个纯粹是Tony本人爱好而纳入Stark名下的小型机构。

 

例如某牌子的甜甜圈,例如某地区的酒窖,例如某海洋馆...

 

这些小型机构几乎都不以商业利益为目的,没有啥业绩要赶。甚至像神盾那样成人十美元儿童免门票还规定每日参观人数的举措,一年下来收益还不够Sebastian的伙食费。

 

而这也是为何作为现任馆长的Steve需要严阵以待的原因。

 

虽然借着高中同学的情面他总能在大小节日或在Tony更新系统时拿到一些资金补贴,但无论他怎么努力但还是扛不住James对馆内设施的无止境补充更新与小家伙们的伙食费。

 

所以,一笔足以熬过圣诞节的资金是必要的,一份好的计划书与报告演讲自然是必须的。鉴于现在是休馆期,实在没什么事要忙,并且有已经把海洋馆当家的James,以及Colin与TJ那对小情侣负责馆内的日常运作,队长先生便自然而然地放松了对事务的管理,一心一意地开始研究如何从大老板那里拉到更多的赞助。

 

而人少事不多的时候,总是容易出意外。

 

 

当Jack在一个晴朗的中午发现自己玻璃橱角落里的小木箱,以及里面那白色的卵状物时,忽然觉得昨天Johnny被喂了一整桶胡萝卜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

 

 

这是一枚企鹅蛋,准确来说是小蓝企鹅的蛋。五月是企鹅的产卵季,园区内的十对小蓝企鹅夫妇都前前后后地产下了他们的后代。作为馆内唯一的,并选择了一只海豚作为伴侣的帝企鹅,Jack表示当他看着那些准爸妈高兴的模样时,心里还是有点堵堵的。

 

为了提高存活率,馆内的饲养员都会对企鹅卵进行严密监控。上个星期有一对蓝企鹅父母拒绝孵化自己的蛋,饲养员们只能把那枚蛋拿到人工孵化室孵化,怎么现在却落在这里呢?

 

Jack绕着箱子转了几圈,又用鳍碰了碰蛋的表面——还带着点温度,似乎是刚离开孵化器不久的。

真是可怜,还未出生就被遗弃的孩子,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

 

这让他不由地想起了自己的过往。他也和这个小家伙一样,甚至还未见识到这个世界便被遗弃,被拒绝,明明什么事都不知道,明明并没有犯下任何过错。

一种感同身受的悲伤让他忍不住把拿枚蛋叼出来,但人造冰面的低温显然不适合还未出生的胎儿。Jack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那一直被非正常使用的器官,最终还是把那颗不大的蛋放进了自己的育儿袋里。

 

好吧,熬过这个下午,晚餐时就把这小家伙交给Steve吧。

 

王子殿下这么想着,一如既往地靠在了离水池不远的冰雕旁闭目养神。午间的阳光透光玻璃橱上方照下来,舒适的温度让他忍不住眯起眼。

而在他双脚间囊袋里的小家伙似乎也感觉到那样祥和的气氛,微微地动了一下。

 

一种莫名的酥麻感,伴随着一种陌生却让人无比安心的气息,透过僵硬的蛋壳向他袭来。Jack愣了愣,随后微微夹紧了双腿,肚皮上厚厚的白色毛发层层叠叠向下铺盖就像一床舒适的被子。

他在海洋馆长大,对王子殿下而言没有所谓亲人的概念。但此刻怀里小生命却给了他从未有过的平静感,仿佛只要依偎在一起,无论多么漫长的等待他都愿意守候。

 

 

然而这段难得的平静时光并没持续太久。

 

“Jack~宝贝儿你呆在那里干什么啦,进来水池里和我玩球嘛!”

 

意料之内。

Jack无奈地叹了口气,微微抬起头,就看到他的海豚丈夫正趴在岸边无比热情地向他挥舞着双鳍。似乎不满于对方的冷漠,Johnny在得不到回应后干脆把水中的充气球顶上岸。

印着火焰图案湿漉漉的球滚到了Jack的身旁,王子殿下挑了挑眉,随后依露出嫌弃的表情,在气球碰到他羽毛的前一刻有点笨拙地移开了身体。

 

“我在忙,你自己去玩。”

 

“我不要!我要和你玩~~Jack你今天为什么那么冷淡啦,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鹅或者豚呜呜呜...”

 

尽管王子殿下明确表示拒绝,但他的丈夫显然不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人。Johnny摇着尾巴在岸边游来游去,并用极富穿透力的嗓门开始了一如既往的撒泼打滚。

 

“你安静点,其它人都在睡觉...好吧,先说好了——给我把声音放小一点。”

 

王子殿下这么说着,稍稍动了动身体把蛋从育儿袋里拿出了,小心翼翼地捂在了双腿间。Johnny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但当他看到从自己丈夫双腿露出一角的白色物体时,对生育方面几乎没有任何研究的海豚先生整整愣了半分多钟。

直到Jack有点不满地晃了晃脑袋,Johnny才从呆滞的状态中回过神。随后他猛地一跃跳上了岸,用自己的吻碰了碰还带着温度企鹅蛋。

 

像是感觉到他疑惑,蛋里的小家伙动了动,一种触电般的感觉时Johnny整个都跳起来了,一个后空翻落进水里,Jack觉得他这个姿势标准得能直接加到下一次的表演中。

 

回到水里的Johnny翻滚了几下,随后直接就在水面上翻肚躺平了。就在王子殿下考虑着自己的丈夫是不是惊吓过度导致休克时,海豚先生像诈尸般猛地翻声,随后用他能达到的最高音吼了出来。

 

 

“我和Jack有宝宝啦!!!”

 

 

“真的——?!”

 

午睡刚醒还在迷迷糊糊喝水的Sebastian瞬间被这一吼吓清醒了,连忙挪着圆鼓鼓的身体跑到他那还在打盹的爱人身边,用毛茸茸的脑袋拱了拱白熊的脖子。

 

“Chris,Chris你快醒醒!Jack和Johnny有孩子了诶!”

 

被白海豹拱得舒服的白熊先生正打算抱着自己的爱人睡个回笼觉,却被这句忽如其来的话震得熊躯一挺,抬头却见他的准爸爸邻居已经高兴地水里绕了好几个空翻,嘴里不停发出高兴的尖叫声。

 

“不公平啊!为什么是Johnny啊!!明明我也很努力的啊昨天晚上还——”

 

白熊先生眼一翻就往后倒,随后顺势紧紧抱着隔壁的Sebastian哀嚎不停。被他困在怀里的白海豹先生哭笑不得,并努力阻止Chris把他的嘿咻的全过程做进一步报道。

 

而这些骚动显然也打扰他们对面的邻居。Curtis带着一脸睡眠不足的起床气从窝里走出来,后面跟着蹦蹦跳跳的Ben。被吵闹声吸引的北极兔好奇支起身子左顾右盼,并用大脚掌拍了拍玻璃。

 

“Sebs,Sebs,怎么了?”

 

听到邻居的询问,Sebastian勉强从‘安慰自己那(虽然不知为何但)心灵受挫的爱人’这项伟大的工作里抽出身,回了一句‘Jack有宝宝了’,结果下一秒又被白熊按回了怀里充当抱枕。

 

“什么...那小子?”

 

原本还懒洋洋地舔着自己伴侣耳朵的Curtis愣了愣,几乎是从嘴角挤出那么一句,随即瞧都没瞧一眼依旧在对面撒欢的Johnny,而是紧紧地盯着Ben那左摇右晃的小屁股。

然后像是下定决心似地,猛地叼起北极兔就往窝里带。

 

“等等...Cur,我不要睡觉,我要看看Jack的宝宝,我想看小企鹅!”

 

北极兔蹬着脚掌用力挣扎着,可白狼却满不在乎地继续着自己的动作。Curtis像往常一样把他那毛茸茸的伴侣放在干燥舒适的草堆里,随即俯身舔上了兔子柔软的肚皮。

如他预料般,Ben很快就招架不住发出求饶般的呜鸣。白狼勾起一抹笑,下身开始慢慢靠近,并轻轻地摩擦。与此同时他的舌头也没闲着,往兔子那长长的耳朵里忽深忽浅地穿刺着。

 

“Ben...交给我...”

 

但这次的情况有点不一样。

 

他的伴侣并没有如之前那般软糯地呼喊着他的名字,随后温顺地翘起屁股任由他摆弄。Ben的后退微微颤抖了几下,随即猛地一蹬,差点踢中了Curtis。就在白狼愣住的一瞬间,兔子猛地冲出了窝,而前者也连忙紧随其后。

 

“怎么了...”

 

Curtis皱了皱眉,他的伴侣此时正紧贴着橱窗玻璃,一双大大的红色眼睛看起来十分委屈。白狼往前走一步,Ben就立刻发出‘呜呜’声,显然是生气了,Curtis只能无奈地呆在原地,摆了摆尾巴。

伴侣是个语死早的好处在于,你有十分充足的时间去观赏对方那气在头上却愣是憋不出一句话的样子。Curtis从不否认Ben在这种时候显得特别可爱,但他却忘了他那可爱的伴侣也是有脾气的。

 

“我...我说了不要了,可是Cur你总是不听...你...你这个... ...”

 

憋了半天貌似实在想不出什么词。北极兔干脆一蹬腿,鼓着腮帮子子躲到了装饰用的圣诞树下面,任由Curtis如何呼唤,就是不肯出来。

 

 

而隔壁的情况也不容乐观。白熊一脸‘上天待我不公’的表情躺在人造冰上思考人生,他的爱人在旁边紧张得爬来爬去。作为始作俑者的Johnny非但没有说些什么平息这一切,倒是自顾自地陷入了狂欢之中,丝毫没有在意在他五十米外Curtis远远地瞅着白兔的小屁股化成一团低气压。

 

在这兵荒马乱之中,作为‘准爸爸’的王子殿下深呼吸了一口气,在心中默念了几十句‘生气对孵卵不好’,随后用宛如定制皮靴般的大爪子踩了踩脚下的冰面。

 

 

“你们给我冷静点...Johnny你把嘴巴闭上。”

 

 

 

 

“首先,基本生物常识——两个雄性无法生育。再进阶,异种生物也无法生育——不过个别除外,也存在基因杂交或者人工授精再培育...还有什么听不懂的么?”

 

Jack挑起下巴往下扫视了一眼,除了不停拍掌嚷嚷着‘我家宝贝好聪明好厉害哦’的Johnny以外,一狼一兔一熊一海豹暂时处于呆滞状态。王子殿下无奈地用鳍扶了扶额——难道平常你们都不看海洋馆内的资料纪录片么?

 

“所以,这个蛋是...”

 

白熊先生抬起爪子这么问了,Jack叹了口气,在Johnny无比期待的眼神中,淡定地表示‘当然不可能是我生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

 

相较起Chris和Curtis无论怎么听都带着点幸灾乐祸意味与缓了口气般的回答,Sebastian和Ben倒是完全被企鹅蛋本身吸引了。

 

“那Jack你要把他孵化出来么?”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看看小企鹅啊?”

 

面对两位邻居兴奋的笑脸,Jack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把展示给大家看的企鹅蛋收回到自己的孵化囊里,随后挺了挺腰。

 

“不...我打算等James来送晚餐时就把蛋还回去。”

 

“诶——为什么啊?!!我们捡到的就是我们的啦~这是我们的孩子,宝贝你不要还回去嘛~”

 

他的丈夫立刻提出抗议,并跳上到Jack所在的浅水区岸边,挪动着脑袋想去蹭企鹅的肚子,却被王子殿下用黑色的鳍拍了脑袋。

 

“这是个小蓝企鹅蛋,生出来了要怎样解释‘你有两个爸爸一个是只帝企鹅另一个还是只宽吻海豚’这样超越了生物学常识的事实啊?”

 

这里除了王子殿下你也没哪个人会在意这样的问题好么...

Chris在心中默默吐槽着,但事实上却十分羡慕Jack和Johnny的好运气——怎么就没有哪位饲养员落下一只小白熊或小海豹这样的好事啊...

 

而他那善解人意的爱人很快就猜到他的心思。白海豹挪着圆滚的身体爬到白熊身边,用毛茸茸的鳍肢环住了白熊的脑袋,让对方倚着自己柔软的肚皮躺在冰面上。

 

“Chris...你也想要一个宝宝么?”

 

对于Sebastian的问题,Chris沉默了一会,随后还是摇了摇头。

白熊侧过身,伸出爪把对方软暖的身躯拉进怀里。白海豹惊呼了一声,随后还是把脸埋进了对方厚厚的胸脯毛上。

 

“有你在就足够了...我想我大概会受不了让任何人分享你的爱意,即使是孩子,我也绝对会妒忌的。”

 

这番直白却充满浓情蜜意的爱语让白海豹忍不住缩了缩脑袋,但随后还是抬起头,往自家爱人的脸上吻了一下,并迅速收到对方热情的回应。两只很快就在冰面上滚作一团。

 

 

 

而就在这时,从走廊的上传来一句声音不大却无比冷峻的话语。

 

 

“Steve Rogers...你敢不敢给我再说一次?”

—To Be Continued—

评论(14)
热度(139)

© NU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