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LL

 

真 爱 的 道 路 永 不 平 坦

Cupcake

Cupcake

 

CP:

Johnny Storm × Jack Benjamin

Chris Evans × Sebastian Stan

Steve Rogers × James Barnes

Colin Shea × TJ Hammond

 

 

 

 

“额...你确定?”

 

 

Steve作为高级家庭煮夫的技能不是天生的,更不是某天注射血清就能轻易得来的——这可需要长久的历练与数不清的辛勤汗水。

 

加之其能把自家恋人调教成一个只用看着苹果派的颜色就能判断出所用面粉比例的高级吃货,更显示出他在烹饪领域的高深造诣。

这也是为何对门的小情侣对他如此膜拜。

 

何况最近连楼下的Colin也暗搓搓地跑来找他研究墨西哥早餐,这让一直拥有高尚道德观与责任心的Steve深感荣幸——他的邻居们也终于要抛弃垃圾食品投奔健康生活了!

要知道街角那间披萨店已经把他们这栋楼列为VIP用户了。

 

所以他也想过要不要找个时间给楼上的两位用户送点温暖,要知道自从感恩节时得知两位邻居那毫无规律的作息时间与饮食习惯后,煮夫先生总担心他的邻居们会病倒。

 

但无论如何,以上这一切理由都不足抵消他此时的震惊。

 

 

“...总不会比开飞船难吧。对了,一定不要让Jack知道!”

 

Steve一直觉得会主动来找他的应该是Jack,要知道早在湖边旅行时他就表现出对成堆的外卖盒的不满(据自家恋人透露他们家曾经是有专门的佣人准时来做饭的,但都被某位先生嫌弃了),所以基本上他们日常都是外出就餐或叫外卖。

 

而万万没想到的事,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就是那位嫌弃先生。

 

穿着T恤牛仔裤的Johnny挠了挠脑袋,在金发大兵与其人类兵器伴侣审视的目光下(主要是后者)不自在地跺了跺脚,半响后终于憋出一句‘拜托了’。

态度不错,值得表扬嘛。

 

Steve点了点头,交代了隔壁的James几句,后者就换上衣服出门了。

Johnny瞄了瞄一脸宠溺地目送恋人离开的Steve,后者在关门声响起一分钟后再次转过头望向他,满脸都是‘年轻人你太小看料理这门艺术了’,同时步伐坚定地走向了厨房。

 

 

猛然发现背景换成了星条旗BGM响起了国歌肯定是他的错觉。宇航员先生抹了把脸,开始了人生中的第一堂烹饪课——主讲导师:拥有六块腹肌的金发大兵。

 

 

 

 

 

Jack先生发现他的邻居们今天有点奇怪。

 

早上意外地没有被某人的毛手毛脚吵醒一直睡到中午,他心情还是不错的。起床后发现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餐桌上压着一条急急忙忙写好的纸条说有事要外出,约定今晚在楼下邻居家见。

对哦,今天是周末,例行聚餐。

 

他揉了揉眼睛(昨晚哭得太厉害眼睛有点干),拖着懒洋洋的脚步打算给自己弄杯咖啡,门铃声就在这时响起了。

 

“早上好——”

 

准确来说是中午了吧。Jack扫视了一遍一字排开整齐地站在自己门外的邻居们。

James还好,依旧是那样淡定冷漠的脸,但有谁能告诉他为何Sebastian和TJ都对他露出了‘哈哈我知道一个天大的秘密但我不会告诉你滴事实上你男朋友打算像你求婚不要说是我说的哦’的闺蜜标配表情呢——要知道他已经结婚了,估计Johnny也没那心思会想要再求一次。

 

“你们...有什么事么?”

 

“没什么没什么——就想问你今天又什么安排么~”

 

可怜的东欧人已经快要忍不住他那早已咧到耳朵的笑容了(Jack真怕他笑裂要知道他看起来忍得很辛苦),隔壁的TJ连忙戳了戳他那饱满的腮帮子企图把那傻傻的笑容戳走,可惜失败了。

 

“也没什么事...”

 

听他这么说了,三人的眼睛亮了亮,随即把他推搡进屋。

 

“那你要和我们一起去买点东西么?”

 

正说着TJ和James已经合力把他推进了浴室,Sebastian跑进更衣间给他找衣服。

Jack无奈地泡在浴缸里,看着两人一股脑地把沐浴露往他身上挤,然后意料之内地听到东欧人那边传了‘呀啊啊啊门框上吊着一根震——’,果然Johnny早上离开时没有收拾残局。

 

 

“所以——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在午餐的餐桌上Jack开门见山地这么说了,并成功地看到一片狼藉的景象——Sebastian被三文治哽住了,TJ差点把意面喷到自己脸上。James,James依旧很淡定,很淡定地把番茄酱挤在了热巧克力里。

果然。

Jack挑了挑眉,看着东欧人缩着脑袋的支支吾吾与酒吧老板明显僵硬地岔开话题,剩下那一位紧紧盯着那杯飘着红色酱汁的巧克力,似乎只要一直瞪着就能把番茄酱瞪走。

 

算了,反正肯定是Johnny有关的对吧。他任由着TJ把话题从‘天气真好’扯到‘Colin昨天吃了一个汉堡’,喝了口咖啡——怎么总有种自家孩子闯祸,结果孩子的同学来替他补救的即视感呢。

 

 

 

 

“发生什么事——额!”

 

Chris在收到那条写着‘SOS’的短信不到两秒钟,自家的大门就被拍得当当响。打开门的一瞬间明显闻到异样的焦味,敲门的两人身上都粘着莫名诡异的糊状物,而他对门的金发大兵则露出近似于无法阻止导弹爆炸的悔恨表情。

 

“我把Steve家的烤箱烤糊了,想借你的用一用。”

 

意思就是糟蹋完别人家现在就来糟蹋我家——不干。

要知道他们的烤箱可是感恩节时趁着超低价抢购回来的,Sebastian对它宝贝得不得了,要是出了什么事请自己这一个月都不用滚上男朋友的床了。

正想十动然拒,但Chris还是在摔门前抓到重点了。他花了好几秒扫视了一下脸上还粘着面糊的Johnny,用一种极其缓慢的声音开口了。

 

“你是说——你,Johnny Storm,要用烤箱?”

 

被询问的人发出一声明显没有底气的‘你有意见么’的嚷嚷,而在身后的Steve则给予导演先生一个肯定的表情。

Chris抓着门把手异常艰难地思索了一分钟,终于还是打开了门。

 

 

 

“我们要一个下午的时间来买这些东西么?”

 

TJ指了指那张小得可怜的清单望向Sebastian,而后者只能无奈地双手合十——要知道他昨天才把冰箱填满,实在是找不出什么可买的东西。

不远处Jack正在陪James挑选手推车——是的,确实是手推车。看着前海豹突击队副队长用上挑选枪支的专业术语去纠结一个歪掉的车轮,Sebastian忽然觉得今年圣诞节前的采购有希望了。

 

 

“说起来——我发现Jack你很少笑诶。”

 

他们站在巧克力的货架前,Sebastian正在牛奶巧克力和纯黑巧克力之间做着生死抉择。James在旁边劝说‘买你喜欢的那种’,换来的是东欧人可怜兮兮的‘我觉得我不能再胖了’。

Jack侧脸望向隔壁的人,TJ正在往推车里塞膨化食品,那句看似毫不在意的话让他愣了愣。

 

“是么...”

 

“嘛——当然不可以拿你和Sebby小甜饼比,不过你确实并不算太爱笑的人。也不是James那种沉默寡言的类型,就是怎么说呢...”

 

他舔了舔嘴唇,伸手把刚刚那包番茄味的薯片扔回货架,转身对Jack露出笑容。

 

“就是,貌似总不能释怀的样子...还是应该说很少见你开怀大笑?嘛——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要知道我是最晚加入的嘛。”

 

Jack沉默地看着他把车推向货架前,豪爽地把Sebastian手中的白巧克力扔进推车了,并捏着他鼓起的脸蛋笑着说‘没关系即使你再胖你家那胡子男还是那么爱你’。

结果成功使东欧人额头上冒出了大块的粉红色蘑菇云,James在隔壁翘起嘴角摸了摸他的脑袋。

 

开怀大笑么?

 

这么想着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嘴角,确实貌似冰冷得感觉不到任何弧度。

记忆中他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Johnny在他们刚认识时也竟然捏着他的脸问他‘你不开心么’’‘为什么你不笑一下呢’。那时候他只是冷漠地把对方的手甩开,回了句‘没什么值得高兴的’,然后这个问题变得不了了之。

 

在Johnny眼中的自己也是这样么,也总是摆着这样冷漠的脸么?

在经过家居用品区时,他在一排穿衣镜前停下了脚步。镜中的人穿着裁剪合身的休闲西装,深棕色的头发整理得一丝不苟。那张曾经被无数人,真心或违心地称赞过的脸,冰冷得像是制作精美的面具。

 

原来自己平时就是用这样的表情面对自己所爱的人啊。

 

他忽然明白为什么有那么一刻他会十分羡慕他的邻居——Sebastian总是能无比自然地露出那样得温暖柔和的笑容,无论是快乐或是悲伤,他都能毫不造作地描绘于表情上,仿佛是浑然天成的亲和力总能让站在他身边的每一个人感到舒服。

 

 

“我们都需要像他这样的人,我们都需要Sebby。”

 

结账时留下他和James排队,因为Chris忽然打电话来说面粉用完了,结果他的邻居就立刻急急忙忙又神神秘秘地跑向了食品区,没错,就是那种替兄弟布置求婚现场,赶在男女主角来到的前一秒落荒而逃的表情。

Jack正在清点着清单上的物品,然后毫不惊讶地发现他们买了比清单上多好几倍的东西,而且大多数都是零食和酒类。

 

他抬起头,James正在望着远处的方向。他循着对方的视线望去,看到东欧人抱着一袋面粉正在狂奔向他们,连忙做了个‘不用急’的手势。

 

“是啊,我们都需要他。”

 

因为他们是那样相似的人。

他们都有着被掩埋在内心深处,难以启齿的过去。他们脸上都挂着那样冷漠疏离的面具,那副被现实和回忆所塑造的面具。

但在面具以下的他们还是和许多人一样——贪婪地索求着温暖的东西。

 

而Sebastian正是那样温暖的东西。Johnny也是,他们都有着他所没有的东西,所以他发现他离不开他们了,正如感受过光明的人无法再次缩回那样阴郁的角落一般。

 

 

 

回到公寓时似乎听到从TJ家里传来熟悉的吼叫声与杯盆碗碟碰撞的声音,而屋子的主人拿着面粉一脸鄙视地跑进屋,而剩下的两位则把他赶回了自己家。

 

他把手中的购物袋放在餐桌上——是的,他很久没有像这样自己买东西了,食材都是佣人负责的。他把他唯一选购了的东西,一盒朗姆酒蔓越莓味的冰淇淋放进冰箱。

 

那盒小小的冰淇淋在双开门的冰箱里显得那样渺小,他却没由然地腾升出一种满足感——或许,下次他应该自己去选购需要的东西了,就像他的邻居所说的那样,或许仅仅是一张圣诞促销的半价沙发也好,也是拥有回忆的东西。

 

就像看着眼前这盒冰淇淋,他就能立刻回想起他们今天下午所度过的愉快时光。

 

 

 

门口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关上冰箱门走出厨房,手里拿着一盒蓝莓——看来他的主人总算记起把它忘在自己这里了。

时间已经是黄昏了,他想着或许他应该打电话提醒自己的丈夫要准时回来赴宴。要知道他的邻居只要肚子饿了就会心情变差,他可不想再看从餐桌底下掏出的榴弹枪。

 

“给,这是你忘在我的购物袋里的蓝莓...Johnny?”

 

打开门,门外的男人沐浴在夕阳的光芒的之下。他看起来简直是狼狈不堪,白色的面粉糊在黑色的T恤上显得异常突兀,可这都无法令他脸上的笑容褪色半分。

 

“Jack,宝贝你快看——这是我做的!”

 

他把手中的碟子举到与自己视线持平的地方,在那洁白的瓷盘上是一个杯子蛋糕——好吧,虽然它看起来就像是被无数只浣熊踩踏过,连上面那团装饰着草莓的奶油也软趴趴得像过期牙膏。

似乎也注意到卖相不佳,他的制作者有些沮丧地用还粘着面粉的手抓了抓头发。

 

“这是最成功的一个了...虽然,虽然看起来不怎么了,但还是好吃的!你快点试试!”

 

这么说着就不由分说地拿起叉子,叉起那块勉强被称为蛋糕的东西递到自己嘴边。Jack盯着那一坨东西几秒,在对方不安的眼神中挑了挑眉,随即张开嘴咬了一小口。

 

 

“怎...怎么样?至少还是能吃的吧?”

 

Johnny一只手抓着碟子,另一只手无措地抓了抓T恤的衣角。他看着Jack用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咀嚼着那一口蛋糕,吞咽,然后重新抬起头,用玩味的目光看了几秒手中的蛋糕,又看了看自己。

 

随后他接过自己手中的叉子,把蛋糕往自己脸上糊了上去。

 

 

与此同时,身后传来了Steve的喊声,朦胧中似乎听到了‘糖’和‘盐’。他心想操蛋了,果然是把盐当成糖放下去了,也难为他的丈夫还把那东西咽下去。

带着自认理亏的无奈,他伸出手把那坨东西从脸上拿下来,可惜大部分奶油还是抹在他脸上了,他只是用衣袖擦了擦粘在睫毛上的奶油,随后无奈的叹了叹了。

 

 

“噗——”

 

就在那时,他听到了一声难以抑制的笑声。随后那笑声变得渐渐清晰而明朗起来。他顾不得还粘在眼角的奶油艰难地微微睁开眼睛——然后,在橘红色的夕阳之下,他看到他丈夫久违的笑脸。

 

“Jack...”

 

果然,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呢,

Johnny就这么傻乎乎地站着,直到Jack止住笑重新望向他——他眼角甚至还残留着止不住的笑纹。他往前几步,用手指抹去他脸上厚厚的奶油,抬头给了他一个还带着盐味的吻。

 

果然还是好咸。

 

 

他这么想着,在对方逐渐加深的吻中,还是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最后他们的聚餐只能在餐厅进行了——Johnny成功地在一个下午摧毁了三个烤箱,Chris看着餐桌对面自家男朋友满脸的黑线表示欲哭无泪,要知道他也只是想日行一善而已啊。

 

在那家西班牙餐厅里,他们坐在舞池边的长桌旁,在舞池里一对对彼此相拥的佳人中,他们的邻居看起来分外耀眼。

这让Colin想起了两个小时前,他的三位邻居带着满身的焦味与面粉糊敲开了他家门,为的只是协助一个毫无料理天赋的人亲手制作一个廉价的杯子蛋糕。

 

 

“为什么是杯子蛋糕?”

 

当四个健壮的成年男士再次因为一盆无法成功泡打成功的奶油而几欲崩溃时,他这么问了,而作为一切混乱的始作俑者的Johnny先生却难得地低下了脑袋。

 

“那时候...我和Jack刚搬来这里的那天,我买了杯子蛋糕作为入伙庆祝。Jack那时候吃着蛋糕的样子,看起来很开心,所以我想做杯子蛋糕给他——”

 

以及再次看到那时候的笑容,对吧。

一曲终了,他的邻居在舞池里依偎着彼此,Johnny侧过脸对他们用口型说了句‘谢谢’,而他则笑着举起了酒杯。

 

傻瓜,难道你还没发现么。

 

他会笑并不是因为杯子蛋糕,而是为他买来蛋糕的,那个独一无二的你啊。

 

 

这么想着,脑中忽然流淌过一段旋律。他愣了愣,连忙慌张地要寻找些什么,而他身边的人则体贴地为他递来了纸和笔。

他接过,感激地在对方额头上留下一个吻。

 

“又有灵感了?这次的曲子叫什么名字?”

 

 

他思索了几秒,舞池那边传来欢呼——他的邻居拥吻在一起。

望着远处的两人,他笑了笑,在纸上勾勒出了那个简单不过的单词。

 

 

 

—FIN—


评论(13)
热度(155)

© NULL | Powered by LOFTER